•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430 亞洲第一神手(1/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阿賢,阿玲三個妞坐在旁邊,看見兩個男人對上之后,紛紛交換眼神,沒敢摻和進這場賭局。

        開玩笑,十萬塊一把,在澳門不算什么,但是在夜總會里已經是大賭局了。她們三個人身上都沒十萬塊錢,也沒膽子玩這么大。

        李少澤掏出一卷十萬塊的港幣,輕輕放在酒杯旁,羅森也從口袋里拿出錢夾,數處出十萬塊后,把鈔票放在桌上。

        羅森一拉撲克,拉出一條長花后,再度疊在手中,朝李少澤投去一個眼神:“你洗牌嗎?”

        “不用了,洗牌好累。”李少澤雙手枕著頭,一幅大老板從不洗牌的樣子。

        “行,那大家直接摸牌吧。”羅森心中一喜,順手切了三次牌后,將牌堆放在桌上。兩人各自抽了兩張手牌,看完底牌后,繼續選擇摸牌。

        李少澤一共拿了三張手牌,羅森則拿了四張手牌。

        直至此時,羅森相信這一切的節奏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因為他在洗牌的時候,就已經悄悄算好了牌面。

        不僅知道自己是幾點,還能知道李少澤手上的牌面是幾點。

        而且他不止能算一把,接下來五把牌面都在他的計算當中。先把這五把贏了,剩下的牌局全憑運氣都能穩贏。

        等到雙方拿完牌后,羅森將手牌一攤,故作弱勢的驚訝道:“哈哈,李生,我十七點,不會這樣都贏吧?”

        “不會不會,十七點拿什么贏?”李少澤甩下了兩張手牌,分別是一張人頭和一張九,一共是十九點。但是他還剩下一張手牌,只要超過兩點就算爆牌。

        要知道,小牌一向難摸,阿賢緊緊了手心,暗暗為李sir捏了把汗。

        羅森則是知道李少澤手中那張底牌,是一張黑桃5,穩穩的爆牌。

        但沒想到李少澤輕輕瞟了他一眼,雙手合十,將最后一張牌放在手中搓了搓,朝眾人露出了一個迷之微笑,然后猛然掀開底牌:“紅桃2,哇,運氣這么好。”

        “什么!紅桃2?”羅森面色一凝,挪起屁股探頭看了看。桌面那張牌根本不是黑桃5,赫然就是一張紅桃2。

        搞什么?我換錯了嗎,不對!我手上的牌都沒錯,對方手上的牌也就不會錯。

        牌被換了,牌被這個家伙換了……

        李少澤哈哈一笑,毫不客氣的將羅森桌上的鈔票拿了過來:“我就說了嘛,你十七點拿什么贏我?哈哈哈。”

        “李生好厲害哦。”

        “李生,你手氣真好,能不能給我摸一下下……”旁邊的靚妹們瞬間變成迷妹。

        阿賢連忙翹起二郎腿,用自己的黑絲大長腿,幫李sir擋住外面的風波。

        羅森再度點點頭,咬著牙從屁股后面又掏出了十萬塊錢:“李生手氣真好,繼續繼續。”

        “好啊,麻煩你洗牌了。”李少澤靠在沙發上,依舊是那幅懶得洗牌的樣子。

        羅森一邊洗牌,一邊在回憶剛剛李少澤的動作,試圖分析出對方的手法。只要能夠找到破綻,他就能夠讓對方連本帶利的把錢吐出來。

        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碰上高手了,不過羅森倒想看看,這個高手究竟有多高!他這個食腦賭王,還不信看不出對方的手法。

        所以在李少澤摸牌的時候,他暗暗將眼神關注著對方的袖口和手指……但是幾把過后,羅森便將眼神移到沙發外,開始在心中焦急,為什么螃蟹到現在還沒來。

        ……

        “這身西裝夠帥吧?你檢查下領口有沒有跑線。”螃蟹站在夜總會的門口,穿著一身剛剛熨好的西裝,整個人顯得英姿勃勃,有點富少風范。

        波波剛剛將車停好,忽然明白為什么螃蟹和阿森會是好兄弟了,因為這兩個人都是一樣的臭美。

        送給螃蟹一記白眼之后,波波帶頭走進了夜總會:“走吧,阿森等很久了。”

        “好叻,今晚一定要好好喝一杯。”螃蟹興致勃勃的走進夜總會,朝服務員擺手示意,表示里面有人等了以后,兩人朝著里面的軟座走去,很快便在人群中發現了阿森的身影。

        “阿森!”

        “螃蟹!”

        兩人幾乎在同時發現了對方,各自招了招手,大聲打過一個招呼后。羅森便放下了手中的牌,朝李少澤講了一聲抱歉,然后快步走到螃蟹面前,兩人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怎么樣,這兩年你過的還好嗎?”

        “一般般啦,赤柱的伙食沒油水,拉屎都會卡住。你呢?你過的怎么樣?”

        “靠臉吃飯嘍,唉,真是悲哀。”

        “現在我們兩兄弟碰頭,絕對還能大干一場。”螃蟹拍著羅森的身影,表情十分自信,兩人會心一笑,便覺得江湖又是他們的天下了。

        同時螃蟹將眼神的余光看向軟座上,朝羅森打了一個眼色:“你朋友啊?”

        “來,我跟你說,那是一個大水喉,一個手表一百多萬,非常有錢!?h住他下半輩子都不用愁了。”

        “哇靠,你今天用這個來歡迎我啊,牛,我就喜歡這種禮物!”螃蟹悄悄豎起大拇指,感覺不愧是老兄弟,真是非常懂他的心思。

        在赤柱里面待了兩年,他玩過了最大一把,賭注就是三十根煙。好久都沒下場贏錢了,螃蟹哥表情變得很是興奮。

        不過羅森并沒有立即帶他過去,而是壓低聲音道:“但是我懷疑是同行,剛剛我已經輸了他八十萬,每一把都輸!我就連內褲里的鈔票都掏出來了,再輸下就去要當內褲啦。”

        “我觀察他很久了,沒發現他手上有什么動作。而且牌是我洗的,我都算好他是什么牌,但是拿出來的偏偏不一樣。”

        “噢?會換牌啊……”螃蟹眼睛一亮,拍了拍羅森的肩膀:“沒關系,你帶我過去。”

        羅森的賭術雖然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跟他這位亞洲第一神手比起來,可謂是天壤之別,像這種懂得換牌的“小高手”,他螃蟹哥這么多年不知道通殺過多少。

        呵呵,要是一個大水喉不會打牌的話,反而很難從他手上撈到大油水。

        但是如果一個大水喉偏偏會玩一點賭術的話,激一激幾千萬就到手了。

        “那你留心點。”羅森朝螃蟹點點頭,再朝波波打了打手勢,將兩個帶回酒桌前道:“李生,阿賢,這是我朋友螃蟹,波波,正好碰到大家一起玩呀。”

        “好啊,你好,螃蟹。”李少澤朝螃蟹招了招手,眼睛微瞇,立即知道自己遇上了一個高手。

        這家伙外號叫“賭壇至尊”,還是“無上賭神”,“至尊無上”什么什么來著?

        反正李少澤完全沒有聯想到“亞洲第一神手”這么土掉渣的稱號。

        不過他也沒想到,出來幫阿賢撐撐場子,就能碰到了一位賭壇上真正的高手。或許高達的電話打不通,可以請這兩個人出手試一試?

        當然,在此之前還是要玩兩把看看,要是“賭壇至尊”太蛋散的話,還是打發他去掃廁所好了。

        旋即羅森坐會了原本的位置,螃蟹則拉著波波的手進來,讓阿賢往旁邊靠靠,一屁股坐在李少澤身邊,伸手從桌上拿起了一根李sir的雪茄,點燃后長長嗯了一聲,朝李sir挑挑眉頭道:“李生,你剛剛和阿森在打牌呀?聽說玩很大哦。”

        “十萬塊也算大嗎?”李少澤一臉無語的看著這個窮逼。

        螃蟹長長吐出一口煙,好似非常認可的點點頭:“也對,小錢”

        看在這么好的雪茄份上,你有資格裝這個逼。不過贏了我兄弟的錢,那就必須要給我吐出來!

        于是螃蟹將雪茄靠在煙缸旁,拿起桌上的撲克開始洗牌,一邊洗牌一邊笑道:“還玩二十一點嗎?”

        “玩啊,我就喜歡這種簡單直接的游戲。”

        “來來來,摸牌!”螃蟹將洗好的牌堆放在桌上,拿起雪茄伸出手道:“李生,請。”

        這一次螃蟹既然知道對方會換牌的話,他便沒有再去選算計對方的牌面,而是老老實實的洗了一把牌。

        李少澤抬起牌堆切了一下,才率先開始摸牌。兩個人各自拿好牌后,都緊緊盯著對方的手,生怕對方換牌。

        巧合的是,等到開牌之后,雙方都是二十一點!有意思有意思……兩人嘴角不約而同露出一個笑容。

        李少澤其實是通過儲物空間來換牌,只要讓他的手摸到牌后,心念一動就能更換。而且為了隱蔽,他還故意將雙手合十,換起來自然是天衣無縫。

        但是螃蟹沒有儲物空間,他又是怎么換牌的呢?李少澤一直盯著他的雙手,都沒有絲毫注意到不妥的地方,看來這家伙手數極快,快到連他都看不見?

        連續又玩了三把,把把雙方都是二十一點。由于兩個人互斗,也沒有莊家閑家之說,二十一點就是平局。

        通過這三把李少澤絕對可以斷定對方是換牌了,只是找不到他換牌的時機而已。當然,螃蟹也斷定對方也在換牌,更可怕的是,螃蟹也無法判斷李少澤換牌的辦法。只能看出李少澤很喜歡用一個雙手合十的動作,把最后一張底牌藏在手中。

        一般情況出千都需要開放性的空間,將兩張手章合并,怎么可能做出換牌的操作!螃蟹悄悄看過李少澤的手掌,根本連一根毛都沒有看見,他自問連自己都做不出這種操作。

        于是螃蟹心生一計,擺了擺手道:“李生,這樣分不出勝負,我們玩點簡單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