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471 改換門庭(3/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場面陷入沉寂,突然第二調查組的鄭組長推開門進來:“局長,您找我?”?“嗯,等等去一組那遍接手一下丁瑤的資料。”如果說方國輝的一組是一把利劍的話,那么二組的鄭組長,就是他最聽話的一只狗仔。

        鄭組長回來了看了一眼,立即明白過來:“好的。”

        等到他把門帶上后,方國輝腦海里靈關一閃而過,目光凝重的看向他:“丁瑤是不是你老板?”

        金世杰端起紅酒杯,輕嗅了一下酒味,語氣沉穩的吐出了一個詞:“明哲保身。”

        “謝謝。”方國輝聳了聳肩膀,一切都明白了。

        等他拉開門后,只見三名組員全部趴在門口,附耳聽著墻角。方國輝目光平靜的掃過他們,突然轉過身來看向金世杰:“我從來不是你的學生,也沒有你這種老師。”

        啪的一聲,方國輝將門關上,他知道世界上沒有不會的東西,也沒有不會變的人。

        曾經的那位“鐵面判官”,再也不是那個“鐵面判官”。不管有沒有證據,方國輝都能夠猜到,金世杰背后一定跟丁瑤有關系。

        原來金局長讓他調查周朝先,一直都不是為了“公正”,不是為了“法治”,而是把他當一把劍來用。

        “讓我攻擊周朝先,借此讓丁瑤上臺……好辦法,真的是好辦法。”方國輝看透這一切,默默的回到位置上,看見鄭組長站在旁邊,隨手指著文件柜道:“那邊,那邊,你自己拿吧。”

        他則是在組員的目光下,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進行一場度假。

        金世杰嘆了口氣,站在辦公室里將酒杯輕輕放下:“年輕人,遲早要經歷一場成年禮,不是在我這兒,就是在別人那。”

        “希望你能挺過來,未來還有大好前途等著你。”金世杰收拾好心情,坐回位置上開始整理資料。

        雖然他很喜歡自己這位學生,但是不代表學生能夠影響到他的決定。

        何況將方國輝,確實不是金世杰主動發出的命令。而是因為方國輝在調查丁瑤的同時,還在調查善緣山莊的“濟世基金會”。

        這是“馮部長”主動用下達的命令!

        這讓金世杰猛然意識到,馮部長跟濟世基金會可能存在另一種聯系……并不是單純是因為基金會背后的侯立群,以及一幫藍營官員。

        雖然馮部長也是出身藍營的大將,但是不尋常,不尋常……

        號稱“鐵面判官”的金世杰,可是主持過一清,二清行動的智將。身材瘦小的他,心里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

        簡單來說,有棗沒棗,他都喜歡上去打一桿子。

        所以現在調查局的第二調查組,已經開始秘密調查濟世基金會,或者說開始調查“馮敬宗”了。

        鄭組長去拿資料的時候,順便也將會把濟世基金會的資料一同拿走。

        “把握時機,把握時機。”金世杰在簽完文件后,將手中的鋼筆投進桌角的筆筒內。啪嗒一聲,鋼筆準確無誤的插入了筆筒。

        即將丁瑤背后的老板,李先生有意扶持他的話。最好的機會,不是蟄伏不動,等到某一天年紀輕輕的馮敬宗高升。而是借勢壓人,趁著李先生人在寶島,一舉將馮敬宗擊潰。

        ……

        這幾天里,李少澤解決掉周朝先這位競爭者后,便徹底進入了度假模式。

        “周朝先被殺案”經過司法鑒定,也已經徹底塵埃落定。

        警方宣布了鑒定結果,判斷行兇者原本確實是周朝先的支持者,曾經參加過好幾次周朝先的競選活動。

        只不過由于當天周朝先的退黨行為,激怒了這位支持者,才使得周朝先慘案的發生。

        至于媒體提出的一些疑點,比如說行兇者為何會攜帶兇器,為何要在警車上自殺式襲警等等……警方則選擇了不予回答的態度。

        官方媒體上也忽略了這件事情,開始持續加大對“丁瑤’的聲援。只剩下一些八卦雜志,正在眾說紛壇,炒作著死人熱度。但是不可否認,曾經的紅人“周朝先”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唯有多年之后的一名編劇,將這段故事被改編成了一部電影《黑金》。最后取得零票房,臺,港,澳,多地聯合禁播的最高榮譽。

        丁瑤也在票選的最后五天里,調動竹聯幫的資金,加大了競選活動的投入。竹聯幫的企業員工,都穿上了印有丁瑤名字和參選照的T恤,幫助丁瑤打下最后一戰。

        全臺六家出租車司機,四十多家連鎖酒店啥,也全部都在車上,店門,插上了丁瑤的旗幟。

        上面除了丁瑤的名字外,還有她的一系列競選口號。

        比如“為寶島女性發聲”,“全省女性代言人”,“支持平權,為女性謀福利”等等口號。

        有些旗幟,甚至連“婦女能頂半邊天”這種極具意義的名人名言都用上了。

        再加上丁瑤的旗幟,T恤一片飄紅,導致她在民間又贏的了很多統一派民眾的支持。

        不過在寶島競選活動是有時間段限制的,白天的活動結束后,一身疲憊的女性代言人,仍舊要負責陪李少澤外出散步,喝茶,聊天。

        好在李少澤的假期也只剩五天了……正在再過兩天就是民眾的投票日,第三天則是開票所的唱票日。

        等到丁瑤當選后,李少澤再呆兩天,就可以安安心心的訂機票離開寶島了。

        ……

        墾丁。

        方國輝頭發凌亂,漫無目的的走出一家民宿,順著海邊的石道,一腳一腳,走到一塊石頭。

        拖鞋踩著砂石,海風吹起劉海,一切都顯得非常愜意。但是他彎腰拾起碎石后,卻是充滿情緒的遠遠拋出。

        一道穿著風衣的身影,將車停在路邊,慢慢靠近方國輝。方國輝似有所覺,轉過身拉起了凌飛的手。他沒有問凌飛是怎么找到他的,只是笑了笑,兩人一起看向海邊。

        他停職休假以后,已經在墾丁住了三天。凌飛畢竟是一個記者,想要找到他的話其實并不困難。

        “你不開心的時候,都喜歡來這邊看海嗎?”凌飛的長發飄飄,輕觸著方國輝的臉頰。

        “對啊,我覺得這是治療心情最好的方法。”方國輝微微笑了笑,凌飛脫下了外套,伸手給他披上。

        方國輝回頭望著她,凌飛對上眼眸,語氣堅定道:“不要泄氣,我會支持你的。”

        “謝謝。”方國輝平淡的點了點頭,數秒過后,心里猛然想起了什么。

        當天晚上,凌飛、方國輝、馮敬宗就坐在了同一張餐桌上吃飯。

        身為調查局張的馮敬宗,沒有想到跟自己關系最好的表妹,居然會跟調查局里的調查員談戀愛。

        談戀愛就算了,特意約自己出來見面是怎么回事?馮敬宗安安靜靜的吃著牛排,在腦海里回憶著方國輝的資料。

        他們兩個職級相差太多,方國輝又是金世杰的學生,說實話,以往兩人很少碰面。但是方國輝的調查組表現一向那么出位,所以馮敬宗對方國輝這個的印象其實很深。

        前幾天他剛剛才簽完方國輝的停止令,現在方國輝通過關系來找他,肯定是有事情要談。

        等到聊完一些點綴氣氛的小事后,凌飛便主動幫兩人倒上紅酒……馮敬宗看了一眼手表,主動開口道:“國輝,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向跟我說的話,我覺得你可以直說。”

        方國輝點點頭,明白再不入正題,馮敬宗可能就沒有閑功夫,再陪他吃飯了。

        于是他直了直身子,很干脆的道:“我想調查丁瑤,我懷疑他和金世杰有黑幕交易。”

        “你知不知道丁瑤再過三天,就是立委了?”馮敬宗笑了笑,再度問了一個問題:“你知不知道,金世杰是最看重的老師?”

        “我知道,但是我只相信公正。”方國輝語氣肅然,將公正與法治,作為了他的信仰。

        馮敬宗搖晃著酒杯,側目高看了方國輝一眼。他沒有想到,方國輝居然把停職的那筆賬,全部算在了金世杰頭上。

        要知道,金世杰可是一手扶他起來的貴人,看來真是個耿直的少年,就這樣對自己的貴人?

        是因為提前了解到了“凌飛”跟的關系,故意想要用金世杰的人頭來投誠嗎?

        真是這樣的話,方國輝倒也算是個人才啊…..馮敬宗點了點頭:“可以調查,但是不要動濟世基金會。”

        “一步步來,要養案。”馮敬宗擦了擦嘴巴,心里琢磨著,最近金世杰的第二調查組動作頻頻,看來也是在私下有什么想法。

        正好借助方國輝這把劍,上去捅他一刀試試看,就算捅不死他,也能惡心死他。

        “明白。”方國輝心中一喜,舉起酒杯和馮敬宗輕輕碰杯。現在有了馮局長的支持,就等于是有了一個巨大的靠山。

        別說丁瑤還沒選上立委,就算是選上了立委,他都能夠把立委拉下馬。畢竟理論上拉“總統”下馬都是可以的,拉一個立委又算什么!

        如果金世杰真的跟丁瑤有關系的話,對付金世杰他也照樣不會手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