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551 這個人有問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還有一個人?”李少澤聽見“吳大衛”條理清晰的回答,立即眼前一亮,神情放松了許多。

        這種搶劫案最怕沒有頭緒,只要找到一個準確的目標就行。接下來,不管是不是他,再順著這根線抓下去,進度都會快很多。

        李少澤點燃一根香煙,回頭看向同叔,覺得同叔肯定提前做好調查,于是開口問道:“有沒有照片?”

        黃世同從桌上拿起兩張照片,送到李少澤身前:“這個人叫游龍,職業是私家偵探。”

        “另外還有一個目擊證人,余文慧,職業是律師。”

        “他們都被當作目擊證人帶進中區警署,目前正在中區警署配合調查,我們已經讓人在門口盯著。只要他們一出警署,我們就能接到電話。”

        “這個人有問題!”李少澤屈指彈在“游龍”的照片上,語氣非常肯定。

        因為游龍的一張鞋拔子臉,上面就寫著“我很囂張”,“我很能打”八個字。這種長相太有特點,特點到李sir不得不懷疑他。

        再加上“私家偵探”這個不正當職業……見財起意,吞下他這一筆錢并不意外。

        黃世同聽完這句話,微微頷首道:“余文慧是律師樓里的人,我懷疑會不會她聽見了風聲,跟游龍一起盯上這筆錢。”

        “今天下午,就是她在處理游龍的離婚案。”

        “這樣倒是很合理。”李少澤點點頭,將兩張照片撕碎,直接拋進垃圾桶里。

        連他地主會的錢都敢搶,這兩個人算是惹上大麻煩了!

        陳占冷哼一聲,出言問道:“阿澤,這次是你親自出面,還是讓阿錦做事?”

        親自出面就是用警察的身份插手案子,最好能夠把案件的調查權轉到西區。

        可惜,案件發生在中區,早已被中區重案接管,根本沒有他插手的機會。

        那個重案組長“李鷹”,雖然不敢得罪他這位總督察,但是更不敢得罪中區重案的下屬。整個中區警署,從上到下,從署長到警員,都對西區“小飛俠”很不敢感冒。

        這就導致中區的中層警官,不管人個意愿如何,都沒人敢跟西區的警官交好。

        因為一但他們和西區的太熟,就會被中區的警員疏遠。

        所以想把案子的調查權,從中區轉移到西區,基本不太可能。而且就算轉過來又怎么樣?難道把案子破了,再把一億美金上交國庫?這筆錢可是黑錢,警署可不會退給失主。

        交給“阿錦”去辦?阿錦的身手雖然不錯,但是應該很難打過那張鞋拔子臉。

        于是李少澤打算親自開啟馬甲,去外面摸一摸游龍的底:“占叔,交給我就行了。”

        “那就好,你辦事,我放心。”陳占點點頭,對此表示認可。

        他相信由阿澤出手,拿回那一億美金應該不難。

        可是一億美金是小事,剩下倉庫里那十九億美金才是重頭戲。胡志勇站在一旁的小心翼翼道:“大老板,這筆錢還洗不洗?”

        現在十九億美金還在西貢倉庫,由周偉生的馬仔看管。如果要洗的話,就要先把錢運往大富銀行。

        考慮到運鈔這段路太危險,李少澤搖了搖頭道:“先不洗,我用兩天時間查一查,把事情查清楚以后再一起洗。”

        怕就怕搶錢的這批人,盯的不止一億美金,而是盯上那二十億美金。

        現在開始運錢,豈不是會中別人的“引蛇出洞”之計?到時候二十億美金全丟了,李sir哭都沒地方哭……

        親自押運倒是一個辦法,但是對方鐵了心要搶的話,為了二十億美金,多猛的武器都可能出現。什么炸彈,機槍都是小事情了。

        除非用儲物空間運錢,否則他絕對不能盲目自大,認為有自己在就萬無一失。

        先把事情查清楚,找回那一億美金一起洗,才是當前最穩妥的辦法。

        胡志勇理所當然的點點頭道:“明白了,大老板。”

        不僅是他,包括黃世同等人,都對李少澤的答復早有預料。

        因為從任何角度上看,這都是明智的辦法。

        現在后續的安排已經聊完,就該聊聊丟錢的責任了。

        麥圣云熄滅雪茄,眼神閃過一道兇色,指向吳大衛和周偉生道:“這兩個人怎么處理?”

        “聽聽阿澤的意見吧。”黃世同站在一旁幫襯了一句,將兩條小命的都交給李少澤做決斷。

        李少澤則是輕輕瞥過麥圣云一眼,知道這位“圣云叔”,應該是地主會里面,心理素質最差的一個人。

        說白了,他其實就是“色厲內茬”,喜歡裝逼。

        所以才會在開戰的時候不夠“勇”!現在了一出點事情,心里又害怕的不行,急于在小弟們身上找存在感。

        呵呵,平時地主會打牌的時候,他講話的聲音就最小,一但馬仔做錯事,他罵人的聲音就最大。

        現在為了扶平心里的怒氣,當即就有一些忍不住,想要拿吳大衛和周偉生開刀泄氣。

        好在李少澤的性格相反,緊要關頭反而更加從容。

        他將煙頭掐滅在煙灰缸內,朝吳大衛和周偉生的方向,揮揮手道:“幸苦一天了,你們先下去休息吧。”

        這兩個小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雖然丟錢有他們的責任,但還得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說。現在直接判別人死刑,讓底下的兄弟們怎么想?

        “多謝,大老板。”吳大衛和周偉生齊齊松了一口氣,轉身離開這間不屬于他們的包廂。

        他們連站在包廂里資格的都沒有……

        人一旦出現在,自己不應該呆的地方,那就代表麻煩大了。

        離開包廂后,周偉生立即露出一臉劫后余生的表情:“大衛,這回我們是走運,要是李先生不在,我們就死定了。”

        “哼,死不死還不知道呢!”

        “要是錢找不回來,沒你好果子吃。”吳大衛狠狠瞪了周偉生一眼,憤怒的一拳砸在墻壁上。

        他對于這個在關鍵時刻歇菜的兄弟,心里有著一分芥蒂。

        要知道,他可是平平安安運了十九批貨,沒想到就在最后一批出事。不僅導致之前的活兒都白干,一不小心還會有殺生之禍。

        何況,跟他多年的馬仔“小杰”也死在槍戰當中了......越想越讓他難受。

        “你這么兇干什么。”周偉生整理一下衣領,有點忌憚的看向吳大衛。

        槍戰是發生在他的律師樓里,吳大衛當然會記恨上他很正常。甚至周偉生都覺得,這家伙會不會已經開始懷疑他。

        好在,周偉生目前沒有留下手尾,只是在心里暗道:“看來行動必須快一點了……”

        面對周偉生的質問,吳大衛冷哼一聲,并未再作回答。

        隨后兩人分開,周偉生以律師行有事當作借口,一個人離開酒店,開車回到中環大廈。吳大衛則是一個人留在酒店當中,等候著同叔的指示。

        對于周偉生這種還敢亂跑的舉動,吳大衛也只能在心里說一句:“不知好歹!”

        “現在李先生接過這件事情后,最安全的辦法,就是什么都不做。”

        “像周偉生這樣亂跑,一旦引來老板的懷疑,基本離死就不遠了。”吳大衛深諳明哲保身的門道,這時候站在酒店房內,端起水杯腹誹了一句。

        ……

        律師樓。

        晚上八點多鐘,同事都已經下班歸家。

        周偉生推門進來,掃過漆黑的辦公區一眼,便徑直走到辦公室內。

        西貢倉庫的鑰匙之前在他手上,不過剛剛在半島酒店的時候,已經被胡志勇給收走。這些大老板都是人精,一旦出了事情,肯定會把風險降到最低。

        好在,他已經提前打了一把西貢倉庫的鑰匙,一直被他藏在保險箱內備用。

        周偉生在拿到鑰匙后,穩了穩心神,轉身走出辦公室。但是在路過辦公室的時候,口袋里的鈴聲忽然一響。

        “喂?”周偉生靠在一張辦公桌上,點燃一根煙,順手接起電話。

        “阿生怎么回來了?”

        這時周偉生的女友“佩華”,正在角落的一張辦公桌上書寫文件。聽見周偉生的鈴聲響起,抬起頭看向前方,并未出聲打擾。

        今天下午的槍擊案過后,周偉生被中區警察帶走調查了一趟。

        作為女友的“佩華”一直以為,男朋友還在警署配合調查。沒想到,胡志勇早已派律師過去,把他給保釋了出來。

        所以“佩華”干脆接過周偉生的案子,留在公司加班到現在。

        因為喜歡安靜的氛圍,她連辦公室的白燈都沒開,一直借著窗外的夜景燈做事。

        導致漆黑寂靜的辦公區內,電話聲音非常明顯。

        只聽周偉生電話對面的聲音,用著結結巴巴的中文講道:“今天下午行動失敗了,那一億美金并沒有到我們手中。”

        “原來真不在你們那里。”周偉生嘆了口氣,看來一億美金真跟吳大衛猜測的一樣,落到了那個私家偵探手里。

        “是的,我們還損失了很多人手。”

        “如果接下來的行動了失敗,你就永遠別想做手術了。”對面這道聲音明顯是在問責。

        周偉生握緊手中的倉庫鑰匙道:“沒關系,他們還沒有轉移錢款。我手里有一把倉庫的備用鑰匙,你們馬上派人過來,我帶你們去倉庫取錢。”

        周偉生顯然也在害怕“李先生”懷疑他,想要加快做事的節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