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628 游玩澳門(2/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李少澤望著芽子,兩人悄然交換一個眼色,餐桌上陷入片刻的沉默。隨后他對兒子的要求不置可否,點點頭道:“有空我帶你去槍場逛逛吧。”

        其實他在家里早就發現,自從上中學后,李平安時不時都會盯著他的槍袋發呆。很顯然,作為一個青春期的男孩子,無法抵御住槍械的魅力。

        而且在李平安的成長過程中,沒有少看見爹地屢破大案的新聞,更是時不時能在學校,聽起西區槍神,小飛俠的故事。

        李平安心中自豪的同時,漸漸也對當警察和手槍這兩件事,提起了很大的興趣。想要像爹地一樣,成為一位令人贊譽的英雄。

        簡單來說,武俠小說的裝逼感,已經無法滿足他了。他要握著手槍,想要現實生活中體會一下,什么叫作“威風”兩個字。

        現在聽見爹地沒有否決的回答,李平安馬上面露喜色道:“多謝爹地。”

        “唉。”芽子嘆了口氣,表情蕭索的放下筷子,一把端走老公的碗,反身走向洗手池。

        她一想起兒子在周歲宴上抓周,抓到的那把警槍,心情都變得不太美好。

        看來培養一位商業巨子的打算要落空了,這才上中學呢,就敢開口向跟爹地說要玩槍?平時怎么沒見他膽子這么大。

        李少澤則是哎哎兩聲,無奈的喊道:“我湯還沒喝完呢。”

        對于兒子提出要學槍的話題,他也覺得太早了一些。

        如果再過幾年時間,就算李平安不主動說,他也準備帶李平安去槍場看看。

        而且兒子不愿意從警,其實也沒有問題。

        畢竟警隊的位置又不是龍椅,一定要有人來繼承……學槍只是為了帶來一點自保的能力。

        但是李平安現在即然提出來了,那么這件事情堵不如疏,李sir索性就答應下來,打算先去槍場讓他見識見識什么叫作槍!

        然后再多了解一些槍械的理論,先以理論為主,實操為輔。

        等到年紀符合要求,再讓他去辦張持槍證,定期到槍會練槍。

        要知道,以李平安的同學圈子,真想去搞一把手槍出來,實在是太容易了。

        他們一人湊點零花錢,只怕軍火都能買一批,搞出一場大事件。

        所以說富家子弟路子容易走歪,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資源太豐富,想搞的東西都能搞到手。李sir可不想有一天親自去逮孩子……大義滅親的事情他做不到。

        到時候還要安排跑路,惹得一身騷。于是現在的正確引導,顯然就是最有效的一種辦法。

        只是看樣子,這個辦法讓芽子不太開心。

        李少澤撓撓頭,晚上將老婆抱在懷中,把緣由解釋一遍,最終才取得老婆的諒解。

        ……

        周六。

        上午。

        李少澤將車開到九龍區的臨海公寓,靜靜停在一棟白色的海景樓下。

        這棟房子是他剛跟何敏在一起后,第一個情人節送她的禮物,從那之后,何老師便一直住在這棟房子里。

        另外送她的幾棟別墅,論價值和地段,都要好過這間海景公寓。但是何老師只是將它們當作資產放置在那兒,平時并未過去居住。

        李少澤大概也能明白何老師是更加喜歡,海邊清凈的那一種感覺。

        這時他從車里下來,抬起頭,便看見一位穿著綠色短裙的小姑娘,正在踮起腳尖,趴在欄桿上朝他叫道:“爹地。”

        “哈哈,阿心。”李少澤踏步走上樓梯,一把抱起朝他跑來的女兒,將其抱在胸口,走進房間內。

        “阿澤。”何老師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手中端著一盤水果,正在從廚房走到客廳。

        李少澤輕輕嗯了一聲應道:“阿敏。”

        抱著孩子瞥眼看去,只見何老師的線條仍然性感,只是氣質當中,多了幾分知性的女人味。

        這幾年為了考試,他可沒少來何老師這里補課,甚至有時候,還要帶來樂慧貞一起學習交流。

        沒辦法,何老師的知性與樂慧貞的火辣,完全就是兩種極端的感覺。

        兩人在一起配合的時候,嘖嘖,不說了,會被舉報。

        今天他來會在早上就驅車來到公寓,除了一起吃午餐外,還要帶女兒過海去澳門,一起過一個周末。

        再過兩個小時,澳門的游艇就會直接開到家門口的海灘。樂慧貞已經抽出時間,等在澳門陪老公和女兒了。

        當然,這個周末白天是屬于小公主的歡樂時光,那么晚上就是屬于李警官的娛樂時間了。

        在陪女兒看了一會課外書后,何老師很快便做好午餐,招呼兩個人吃飯。

        因為性格的原因,何老師日常飲食都很講究養生,說白了就是又素有淡。其實并不合李sir的胃口,于是他便只是隨意吃了兩口。反倒是女兒吃的很開心,無論是神態、摸樣、都是像極了他媽媽。

        “合著兩個孩子,一男一女。”

        “沒一個像我的?”

        李少澤喝著手中的青瓜汁,臉上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

        “爸爸,吃。”

        女兒叉起一塊秋葵,舉手遞到他面前。

        李少澤馬上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毫不猶豫將秋葵吃盡嘴里,吧唧吧唧嘴道:“真香!”

        “嘻嘻。”

        女兒與何老師都不約而同,露出一個彎彎的微笑。

        不過女兒敢將聲音直接笑出來,何老師笑的卻會委婉一些。而在午飯吃完后,李少澤剛坐下休息一會,便看見一艘“新樂”的游艇抵達海面。

        螃蟹帶著墨鏡,站在船頭,身后站著一隊保鏢和幾名侍應生。

        這時候看見“平心”趴在窗戶上,馬上摘下墨鏡,揮揮手道:“阿心。”

        “螃蟹帥叔叔!”

        李平心滿臉激動的大聲回應,隔著窗戶用力揮手。

        李少澤坐在沙發上翻起一陣白眼,心里暗暗有些吃醋。

        因為他真搞不定,為什么有一個如此帥氣的爹地,女兒平時卻不夸他。偏偏還對螃蟹這個鷹鉤鼻著迷,將他視為偶像。難道鷹勾鼻這么掏女仔歡心嗎?就因為螃蟹會買冰淇淋給她吃?

        “哼哼。”李少澤手中翻閱著雜志,抬起眼皮看向門外。

        螃蟹老老實實的走到門前,開口問候道:“大老板。”

        “嗯,進來吧。”李少澤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平心卻已經小跑上前,一把抱住螃蟹的大腿。

        螃蟹摸了摸平心的小腦袋瓜,便轉身揮手,帶著幾名侍應生進門。幫大老板簡單打包好一些東西后,便跟著大老板走上游艇,過海前往澳門。

        ……

        內地。

        首都。

        一個狹小的胡同當中。

        鞏偉靠著墻磚,三拳五腳,將四名制造假證的販子擊倒后,拔腿沖向胡同口,朝著遠處一輛大巴跑去。

        一隊刑警馬上從胡同另一邊沖出,拿出手銬將這群販子銬好。

        “隊長!”

        一名女警員掏出手槍,遠遠對準鞏偉的身影。

        年老持重的“隊長”伸出手掌,輕輕將女警的手槍按下:“別開槍,再找機會抓他!”

        “是。”女警員收起配槍,心頭有些疑惑。怎么一向做事勇猛的隊長,今天顯得猶猶豫豫?

        殊不知,隊長也很難辦啊。他身為領導,做事情必須照顧到臥底的情緒。

        現在鞏偉的兒子在少年宮比賽,就算要抓鞏偉,也要等他把兒子的比賽看完吧?

        首都少年宮。

        第十八屆少年武術大會。

        年級八歲的“鞏固”,此時正穿著一身白色的練功服,靜靜站在表演臺上,忍用余光頻頻望向賽場的門外。

        他在剛剛的套路表演當中,已經拿到了最高分的成績。現在等到另一位參賽者的套路表演完套路,兩人便可以進行最后的一場競賽。

        只要在比賽中搶先拿到三分,“鞏固”就將成為本屆少年武術大會的冠軍選手。

        “怎么爸爸還沒來?”

        對手的套路已經打完,這時候收拳而立,與“鞏固”一起站在舞臺上。

        忽然,會場入口的一道門簾被人掀起,一個穿著皮夾克的男人走進現場。

        他的目光掃過臺上,馬上把手從口袋里伸出,朝臺上揮手示意。

        “比賽開始!”

        臺上的餐判叫出喊聲。

        鞏固看見爸爸到場,神情立即一振,走上臺前接過一根木棒,與對手拉開三米的距離。片刻后,場中爆發出兩道稚嫩卻有力的大吼。

        “啪啪啪。”

        場中兩人的棍棒聲連連響起,鞏偉站在臺上,雙手插袋露出笑意。

        要知道,孩子的功夫可沒報過班,也沒有趕潮流去少林寺學過,全部都是鞏偉一手調教出來的。現在看見孩子即將拿到全國的少年冠軍,作為爸爸,鞏偉心里自然會開心。

        可惜,孩子她媽得了肺病,至今都還在躺在床上。沒有機會來到少年宮,看見孩子拿到全國冠軍的這一幕。

        鞏偉作為一名特警,會選擇外出做臥底的原因,其實也有一部分,是要為花錢為孩子他媽治病。

        做臥底賺的津貼,總是要比在單位多一點兒的。

        “他在那里!”

        這時四名手持利潤的販子同伙,掀開另外兩個入口的門簾,伸手大喊一句,紛紛將目光看向中間的“鞏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