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700 打個電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姐夫,有問題嗎?”萬山看見李少澤近身詢問完事,轉身來到他們面前,忍不住主動發問道。心里其實已經決定,等等李sir就算不動手,他也要讓人動手解決司馬念祖。

        沒想到,李少澤站在身前點上一根煙仔,毫不在意的擺擺手道:“問出來了,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給我來辦。”

        “永喻,你帶萬山去醫院陪陪太公。”

        “等等我把事情解決好,一個人去醫院找你。”

        李少澤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話。

        陸永喻眼睛轉動,馬上便發現李sir對待萬山道態度,有了微妙的變化。

        畢竟剛剛那句話,可是萬山問的。但是李sir卻只對她說話,擺明就是不想搭理萬山。

        萬山心頭咯噔一聲,心頭察覺到不好,可能是qiāng手抖出黑料了。

        于是他不敢再開口,面帶微笑,默默后退一步。

        陸永喻倒是很聰明的出聲詢問:“姐夫,那個司馬念祖怎么處理?”

        “他收了我錢,是個反骨仔來著。”

        李少澤舉起手,朝身后甩一甩。

        司馬念祖抹去嘴角的血跡,捂著小腹,一瘸一拐的朝樓梯走去。

        守在旁邊的保鏢,看見“李先生”的動作,知道這是李先生的意思,紛紛讓開身位,不敢出手阻攔。

        “念祖是我一個長輩的孩子。”

        “剛剛從國外回來,想要賺點零花錢。”

        “只是做事情不知輕重,我會處理他的。”

        明明是一件很重大的案件,利益也關乎到價值百億的陸國集團股份。怎么偏偏在李sir嘴里,就成了一點零花錢?

        萬山扭頭看向陸永喻,目光凝視,眉頭微微簇動……

        陸永喻含笑說道:“姐夫,既然是一場誤會的話,那邊的事情,我們就不去管了,您看著處理。”

        “我們先去醫院看爹地,等您辦完事回來。”

        陸永喻很清楚在李少澤面前,他們沒有反駁的資格。

        李sir怎么說,就怎么做。

        不僅僅要放司馬念祖走,還要按照李sir的吩咐,回到醫院等李sir回來。

        整件事情,沒有任何插手的余地。

        這就是沒有能力把事情搞定,請李sir出場的代價。

        司馬念祖現在已經順著樓梯走到工地外,推出一輛機車,拉動油門閃人。明明是一個非常帥氣的動作,但是看起來卻有點狼狽。

        陸永喻順著油門聲,把目光投向工地wài wéi,片刻后收回目光,輕輕開口講道:“姐夫,我們走了。”

        “多謝姐夫,走了。”

        萬山同樣乖乖打著招呼。

        李少澤無所謂的擺擺手,等到兩人帶著保鏢撤出大樓,一起坐上商務車后,他才丟掉煙頭,雙手插袋的走到警車旁。

        ?紓?銑倒孛牛??冒踩??

        李少澤踩下油門,一路驅車來到新界的廢棄車場,全程時間不過十五分鐘。

        ……

        “哪里來的警車?”李鷹手頭抱著一臺電腦,正在朝警車后坐塞去。突然看見一輛皇冠車風風火火的沖進廢車場,輕動鼻子嗅嗅,就知道是一輛警車。

        幾名伙計都放下手頭上的事,抬眼朝前方看去。

        警車停在警戒線外,一個斯斯文文的人推開車門,把目光投向他們。

        “李sir!”

        李鷹面露驚詫,將電腦用力塞進去。

        其他的中區警員們,則是面帶狐疑,死死盯著那個人。

        中區的仇視,到現在還沒散呢。

        只要lǐ wén bīn與李少澤,兩人同時還在位置上,那筆私仇都結不了。

        何況現在lǐ wén bīn一路走高,風頭正勁,作為他們的老伙計,中區警員們當然要擺明立場。

        就算有李鷹壓著,都不能完全壓下這股氣,反而還要被它推著頂上去。

        于是在把物證放好后,李鷹便主動走到李sir身前,伸出手握道:“李警司,請問有什么事情?”

        但凡不是正式場合,西區與中區的警員見面,無論職級,從來都是握手。

        哪個中區警員向西區警官敬禮,那是會被人說?話的。

        李少澤環顧四周一圈,對于中區接手這件案子,追到現場,并不感覺意外。

        “怎么樣。”

        “有沒有什么發現?”

        “李警司,罪犯已經帶人質逃跑,暫時沒有發現。”

        “事后要做物證分析,調取監控還原,爭取??快追到罪犯。”

        李鷹為人沉穩,非常穩妥的進行回答。

        按理說兩個轄區的人,就算李sir警銜高他很多,但是回答到這里,其實就很合適了。在處世之道上,李鷹也算頗有心得。

        沒想到,李少澤擺明對他的回答不滿意,單刀直入的問道:“這就沒了?”

        李鷹表情一頓,乖乖點頭道:“沒了。”

        硬頂,他肯定不敢頂。

        如果李sir想要找麻煩的話,他也只能乖乖低頭認錯。

        不過中區重案的伙計們,站在旁邊看不過眼,主動嗆聲道:“李警司,這是中區重案組的案子。”

        “我們阿頭怎么做事,不用向你?”ò桑俊

        他們這些普通警員,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反倒是敢主動跟警司頂牛。

        李少澤倒是渾不在意,朝他招招手道:“走,我來幫你結案。”

        他不是來故意找麻煩的,只是想要賣李鷹一個人情而已。但是礙于兩區的關?S,這個人情不能賣的太明顯。相信事情結束后,李鷹會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李少澤便一路走到車場后門,站在一輛老舊的貨車廂前。這輛貨車倒是挺有標?性,在車廂旁邊噴著一個大大的紅色s。

        李鷹帶著中區重案的伙計跟上,看見那個紅色s后,眉頭微微皺起,把目光轉向身旁的組員。

        組員搖搖頭,明顯剛剛沒有查到這里。

        只見李少澤敲敲門,里面頓時傳來一陣動靜。

        隨后他探出手臂,將鐵門轟然開啟。

        “陸金強?”

        “上,快點上去把人質拉出來!”

        李鷹看見車廂三個被堵住嘴巴,綁住手腳的身影,頓時神色大變。

        中區重案的伙計錯愕之余,連忙將陸金強三個人解開繩索,拉下車廂。

        李鷹往前幾步,看見車廂內正在運行的電腦設備后,馬上明白這才是“罪犯”真正的老窩。

        他在瞬間明白過來,李sir是在賣他一個人情。

        “李警司,多謝。”

        李少澤微微搖頭,毫不在意道:“不用謝我,但是陸金強這三個人錄完筆錄,需要交給我一趟。”

        他拿點小功勞有沒什么用,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李鷹沒有拒絕,直接指著陸金強三人吩咐喊道。

        “呵呵,你們三個。”

        “等等先跟李警司走,明天早上到中區警署做筆錄。”

        陸金強三人只是人質,又不是罪犯。

        把他們交給李sir,并不會觸犯底線,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反正只要人質找回來,罪犯找到手,今天就可以把這件案子結掉。

        “大老?。”

        陸金強、陸永富、陸建波低頭站在旁邊,出聲問好后,不敢再有其他動作。

        他們對于現在的情況,心里并不覺得意外。因為在聽見萬山打電話給李sir之后,他們就猜到李sir很快能把司馬念祖搞定,肯定被李sir從車內救出去。

        但是自己做了什么事,他們自己很清楚。被李sir救出去,可不代表皆大歡喜。要是再惹大老?不開心,照樣只有一個“死”字。

        最后,他們統一得出結果,乖乖認錯。

        只有這樣才能讓大老?高抬貴手,放過他們一馬。

        不過現在人質找到了,罪犯可還沒影呢。

        “羅馬組合”里面,其中一名罪犯,已經被李sir趕回家了。另一名罪犯,估摸著現在也快把事情辦完了吧?

        李鷹知道李少澤的料很多,能量很大。為了??快破案,乾脆厚著臉皮問道:“李警司,現在人質救出來了。”

        “不知道有沒有罪犯的消息,我們中區可以出人去抓。”

        中區警員們站在旁邊,也不禁把目光看過來。

        李少澤面帶微笑的掏出手機,不急不緩的講道:“你等我打個電話。”

        “95335333。”

        嘟嘟兩聲,電話接通。

        對方接起電話后,李少澤單手叉腰,語氣自然的問道:“阿就,在哪里?”

        羅永就這時候開著一輛轎車,正在靠近廢汽車場。

        后座的位置上,綁著一位灰色西裝,嘴巴粘著膠帶的人影。

        當他電話對面的聲音后,既有一些害怕,又有一點疑惑。

        “是我,哪位?”

        這個手機是司馬念祖給他的,但是對面的聲音,明顯不是司馬念祖。

        李少澤一幅自家的口氣,開口講話道:“哦,阿就,是我啊,李少澤。”

        “你直接開車回廢車場就行了,我帶著人在這里等你。”

        一旁中區警員,看見他這幅態度,心頭不爽的嘀咕道:“就算你夠有錢,難道你打個電話,罪犯就會跑回來自首?”

        “知道了,李sir。”

        羅永就咽下一口唾沫,臉色漲紅,嘴唇劇烈的顫動。

        明明這時他的內心很恐懼,但卻只能強行壓抑下心情,乖乖聽從李sir話。

        大老?的能力有多大,從一句話的份量就能看得出來。

        呲啦,羅永就一踩油門,猛然的轉彎,從正門沖勁廢車場內,最后急踩剎車,穩穩停在警員們身前。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