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846 天地對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飛機!這邊!”大d帶著一群打仔從?蘭街的小巷中殺出,叮叮叮,用刀片擋住對面揮刀的馬仔,上前把傷痕??的飛機拖到后方。

        剛剛地藏的那一劍,正好刺進“飛機”內袋的手機,再加上厚厚的皮衣遮擋,其實“飛機”的傷勢并不算重。

        反倒是見血之后,激起了“飛機”的兇性,再度把“地藏”打翻在地。

        可惜,當四大莊家的伏兵出場后,對方的人數已經達到了東星打仔的四倍之多。群攻之下,東星損失慘重,飛機身上連中八刀,再打下去真就撲街了。

        好在大d收到龍頭的消息,沒有猶猶豫豫召集小弟,而是帶著四十號親信保鏢,直接就殺到?蘭街現場搶人。

        一群馬仔看見“飛機”被人搶走,緊接著沖進小巷當中……

        謔謔謔。

        大d連續斬倒兩個馬仔,一個人站在小巷中央,豎起刀片,大聲喊道“新東星五虎!大臉虎大d!”

        “誰有種就上來!”

        一群馬仔面面相覷,無人敢上前一步。

        正如飛機在遭遇埋伏后,仍然兇性大發一樣。作為第三代的東星五虎,他們從心理上就看不起這群撲街仔,不管是劣勢優勢,都不會把他們看在眼里。

        四大莊家的馬仔們攝于氣勢,止住腳步,在大d五米外面面相覷,躊躇不前。

        畢竟,他們是聯軍,四名大佬中只有“地藏”到場,剩下三人全部守在機場等消息。一有風吹草動,就準備坐飛機跑路。

        眼下“地藏哥”已經受傷,沒有大佬帶頭,他們真的很難拚命。

        “呵。”

        “孬種一群!”

        大d斬在原地冷笑一聲,看見飛機被扶進巷尾的面包車內,他才把刀片丟在地上,拔腿轉身沖出小巷,最后一步跳到車內。唰,車門關上,汽車迅速駛離現場。

        四大莊家的馬仔也很默契,等道大d跑出一段距離后,他們才猛然開追,噠噠噠,最后停在小巷口,目送著面包車開走,紛紛破口大罵。

        “干!”

        “東星慫包!”

        ……

        “昨晚?蘭街血拚。”

        “現場殘留大片血跡,沒有看見尸體,懷疑是因為酒吧搶客流,導致的商業爭端?”

        第二天,早上。

        李少澤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在辦公室翻看報紙,當他看見版面上的新聞后,眉頭馬上簇了起來。

        不用林懷樂打電話解釋,他都知道昨晚是“新東星”的清理門戶之之戰。不過地藏居然有膽量直接跟新東星曬馬,看來“阿樂”清理門戶的行動不太順利啊。

        李少澤抬起目光,看向旁邊的王素賢,只見阿賢馬上會意,出聲說道“早上有幾名馬仔,已經向警署自首了。”

        “一方是地藏的人,另一方是大d的人,目前雙方已經保釋出于,沒有大問題。”

        “另外,東星的飛機在一家私人醫院臥床,看來昨晚飛機被殺的大敗而歸。”

        王素賢說完話后,李少澤長?U一口氣,搖搖頭道“唉。”

        “一個地藏都搞不定。”

        “林懷樂每年賺那么多錢,真是越賺越?呆。”

        他對于林懷樂沒打電話給他,心理并不覺得奇怪。

        事情都搞成這樣,林懷樂怎么還會有臉給李sir打電話?

        不把地藏搞定,林懷樂怕是根本不敢和李sir見面,只有搞定之后,才敢向李sir傳個好消息。只不過,眼下“新東星”家大業大,是正規上市集團。

        一次進攻被地藏打退之后,氣歸氣,近幾天肯定不能再有大動作。

        否則,有什么消息被放出去,整個新東星的股價都會大跌。到時候,不是損失幾十個人那么簡單,而是幾十億的損失了。

        還好李sir不差這十天半個月的時間,只要能把四大莊家搞定,他愿意多給林懷樂一點時間。何況,林懷樂不是沒有做事漂亮的地方。最起碼,他在收尾清場這方面做的很漂亮,沒有在社會上帶來惡劣的影響。

        許多市民們看到報紙后,真就以為只是小小的爭端和沖突,不知道昨晚的曬馬,雙方其實派出大量人馬,斗的十分兇狠。

        李少澤吃完早餐,把報紙合上,暫時把這件事情放在一邊,開始處理案頭的檔案。

        雖然,他如今是“刑事及保安處”的主官,只不過掛著臨時的頭銜,出于分寸,并沒有把辦公室搬到之前周sir那里,而是依然在刑事部內辦公。

        各個二級部門,現在都把檔案統一送到刑事部內,李少澤每天要處理的事情,比原本多出一倍有余,王素賢也變得忙碌很多。

        所以當阿賢看見李sir開始處理檔案后,她便默默把門帶上,回到辦公室里做事。

        ……

        傍晚。

        新界,高爾夫球場。

        李少澤陪同叔、還有陳占、司馬祥等人來到球場打球。

        “嘭。”

        李sir輕輕的打出最后一桿,憑藉超人的判斷力和力量,直接打出一個準確進洞老鷹球。

        “啪啪啪。”

        同叔等人站在旁邊輕輕鼓掌,戴著遮陽帽,搖頭?U息道“年輕就是好,我們這群老家伙加在一起,八年都沒進過老鷹球了。”

        所謂的老鷹球是指沒有滾地,直接空中進洞的一球。除了技巧之外,這還需要一點點運氣。往往一個人的打球生涯中,能夠進一個老贏球,就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球場一旦出現老鷹球,往往也會送給會員一些高額獎勵當作慶祝。

        這家球場是祥叔新開業的場子,請他們來也是因為球場開業,找機會讓大伙聚一聚。現在看見李sir打出老鷹球后,司馬祥一邊鼓掌,一邊講道“阿澤,多謝你給我一個開門紅啊。”

        “我的場子,開業第一天就有人打出六百多碼的老鷹球,有光,我臉上真是有光。”

        “九龍那里新建一套別墅群,我送給平安一棟,就當作你今天的獎勵了。”

        給李sir送別墅,討好的意味就太濃厚了。

        不過藉著這個由頭,把別墅送給李平安,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李少澤輕笑兩聲沒有謙讓,把球桿交給球童后,很爽快的答應道“多謝,同叔。”

        球童在旁邊收好球改,臉上沒有出現異樣,心理卻吃了一顆檸檬。

        他一家人窩在十平的房子里,一輩子都可能買不起樓。大富豪們打一個球,一套別墅就送來送去的,難受。

        與此同時,一道穿著西裝的身影,沿著草坪上的道路走來。

        同叔恰好瞥到那里,舉起手道“順天。”

        “同叔,占叔,祥叔……”

        余順天小跑到一群大老?身前,微微點頭,向他們一一打過招呼,隨后站在李少澤身后,低頭問候“李生。”

        “嗯。”

        李少澤輕輕點頭算是回應,其他叔父們則沒有理會余順天。反倒是黃世同拍了拍他的肩膀,出聲問道“順天,你不是去國外了?怎么這么快就回來。”

        余順天請一周的假,現在才剛剛過去三天,也就是說他只在印尼停留一天而已,看起來事情辦的很快。

        只見,余順天眼底藏著苦澀,笑了兩下道“事情辦完,就先回來了。”

        “哈哈。”

        “一起打球?”

        黃世同說了一句,旁邊的球童,便給余順天送上一個球桿。

        于是他在大佬們的注視下,也加入打球的行列,認真打了幾桿,不過水平很一般。

        等到將近七點的時候,司馬祥作為東道主,主動提議去球場里的酒莊吃飯。大家當然不會拒絕,便各自坐上小白車,沿著球場的小道,緩緩駛向酒莊。

        黃世同、李少澤、余順天三人坐在一輛車上。余順天抓住機會,適時的出聲道“同叔、李生。”

        “我聽說最近港島有點事情,能不能交給我來做?”

        黃世同側目看向李sir,不知道是什么事。

        李少澤卻很清楚,余順天以前是東星的人,估計聽到什么消息,于是雙目一瞇,反而問道“你為什么關心這個?”

        “因為地藏以前跟我是兄弟,我最了解他,希望能幫上李生一點忙。”

        “而且,我最痛恨有人販毒,當年地藏就是我親自抓會東星的……”

        李少澤笑了笑,直接質問道“你都說,你跟地藏是兄弟了,你放水怎么辦?”

        “余南是我親叔,從小把我養大的。”

        余順天沉聲說完這句話后,李sir不再猶豫,很乾脆的點點頭“好,事情交給你辦。”

        “你以天澤證?壞納矸萑ゼ?只忱鄭??岢鋈聳職錟悖?鷦偃夢沂??恕!

        其實,余順天還有一件事沒說……他去印尼找兒子的時候,沒想到會親眼看著兒子跳樓。跳樓原因是吸毒致幻,嗨過頭了。

        緊接著,還沒回到港島,就在飛機上收到以前兄弟“阿明”的電話。

        南叔死了……

        地藏打死的!

        這讓余順天怎能不火大?現在憋著一口氣,就是要讓地藏償命!

        “多謝,李生。“

        余順天坐在車尾,拎著一具球包乖乖點頭。

        他知道李sir給的機會難得,只要全力把事情辦好,不僅可以報仇,將來在天澤證?煥鏌膊換嶸偎?么Α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