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927 自我了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澳門樸,錢帶來了,貨呢?”一行黑衣人推開房間,走在最前面的“衛鴻”將一個錢箱放在餐廳的方桌上,啪嗒一聲,將錢箱的扣子開啟。⑤∞八⑤∞八⑤∞讀⑤∞書,.←.o≈

        一張價值一億美金,綠色的不記名債券,整整齊齊躺就在錢箱里面。

        不過“衛鴻”旁邊的一個乾瘦的矮子,卻在看見房間的場景后,眼神當中出現略微的變化。

        他本身長福大廈有些記憶,在聽到705室的時候,心里就會想到過往的一次交易。

        現在真正進入房間里,他才發現這里面的擺設跟當年一模一樣,沒有一點的變化。

        這不禁讓人浮想聯翩,引起十足的警惕了。

        李少澤背對著他們,彈掉手中的煙蒂,語氣悵然的反問道:“貨?”

        “沒帶。”

        他連頭都沒回,只是藉著窗戶玻璃反射出的背影,把一行人的身材、位置、還有動作看清。

        沒辦法,他名氣這么大,用一個背影裝裝樣子還行。要是光明正大的坐在椅子上,恐怕這群人剛剛進門就要遛走,那不是很沒意思?

        李少澤余光瞥向鏡面上的“衛鴻”,眼神就像看著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

        可是“衛鴻”和他身邊的保鏢們聽完這兩句話,卻是個個神色震怒,迅速把手掏進衣袋內拔qiāng。

        干銷贓這一行的人,其實就是黑市商人。

        對于他們的黑吃黑這種事情簡直太普通了,普通到所有黑市商人都會習以為常。

        如果不是澳門那邊有確定的消息傳出來,能夠證明“太陽之淚”確實在前天被人盜走。他們根本不會出來見”澳門樸“,更不會帶上實打實的美金債券。

        可是黑吃黑見多了,像“澳門樸”這樣簡單直接,連糊弄都不糊弄一下的人,那還真難得一見啊。

        可惜,李sir并不是“澳門樸”。

        在身前這隊保鏢掏qiāng的時候,他的手中已經出現一把警qiāng。

        干就干!

        李sir本來就不想拖!

        “砰!”

        只見李少澤反過身后,直接把qiāng口對準面前的“衛鴻”,毫無遲疑的扣下扳機,一qiāng就將他爆頭干掉。

        “砰!砰!砰!”

        緊隨其后,扳機不停摳下。五發子彈迅速穿過五名保鏢的胸口,短短的一秒時間,場內只剩下一個身材乾瘦的矮子。

        “衛鴻。”

        李少澤嘴角一笑,qiāng口穩穩鎖定對方的腦袋。?八?八?讀?書,.※.o◇

        “衛鴻”這時才攤開雙手,坦然承認道:“李sir,是我。”

        “沒想到,這一次帶隊行動的警官會是你。”

        “你能認出我的身份,怎么,警方現在有我資料嗎?”

        李少澤點點頭,挑起眉毛笑道:“有啊,你仇人提供的。”

        “衛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語氣平淡的描述道:“原來當年房間里還有第三個人。”

        很顯然,他已經猜到自己的長相,是“澳門樸”泄露給李少澤的。而且他還猜出“澳門樸”的生世,絕對跟當年干掉的那個“亞洲賊王”有關。

        否則,李少澤剛剛開qiāng的時候,就會一qiāng打死他,而不會讓他活到現在。

        唉,自己以老?的身份裝作馬仔,其實就是一個保命的技巧。可惜,遇見行事狠辣的李少澤,這個保命技巧,反而更容易加大撲街的速度。

        因為,沒點身份,真的很難在李sir面前多活一會。

        再想想“澳門樸”偷的是新樂賭場,現在估計早就被李sir抓走了。

        真是一個廢物啊……

        當初要不是害怕新樂賭場,畏懼李警官的實力。

        “衛鴻”早在倫敦的時候,就準備對“羅森”下手了。

        最后,調查清楚羅森的背景,他才放下這個念頭,決定發布懸賞。

        到時候,李警官要報復,也只會早竊賊,不會追查他身上來。

        沒想到,轉來轉去,自己還是碰見李警官了。

        現在看李警官的樣子,只留他一個人,只是準備抓活口啊?難道要順著他這里往下查,把整個亞洲的文物銷贓網路查出來嗎?撒

        “衛鴻“仔細掂量一下自己身后的網路,個個都是各國的大貪大老虎,很多買家大老?,都是拿這些東西行賄、洗錢。

        要是自己被抓,不知道多少大老?會心慌意亂,急著想要脫身?

        他突然間覺得,自己這個活口還是不要留好了。

        人固有一死,輸掉就認栽。

        留一個活口有什么用?

        到時候照樣要死,全家人還要給他陪葬。

        于是衛鴻忽然就笑了,指著李少澤的qiāng口講道:“李sir,警qiāng只有六發子彈,現在地上有六個人。我賭你的qiāng里沒有子彈!”

        “衛鴻”挑挑眉毛,看起來一幅吃定李sir的樣子,真的很像一個傻仔。

        還以為現在是“點三八”時代嗎?警方只有六發子彈?看來這個“衛鴻”只懂得?定珠寶,不懂得?定武器啊。

        港警目前制式的格洛克17擁有17發子彈。

        別說只干掉六個人,就算再干掉六個人,都還有存貨啊!

        “嘩啦啦!”

        “警察別動!”

        兩個樓道內設伏的警員們,剛剛聽見qiāng聲后,迅速沖進房間里,這時抵達現場支援。

        足足二十多個qiāng口,全部都對準場內的一個“衛鴻”。

        特別是袁浩云拿著一個大噴子,更是直接瞄向“衛鴻”的胸口。

        李少澤輕笑兩聲,神態隨意的把配qiāng收進口袋,抬頭看向面前的“衛鴻”講道:“我有這么多qiāng,你還賭嗎?”

        “賭!”

        “我賭你們的qiāng里全部都沒子彈!”

        “衛鴻”大喊一聲,竟然大步朝著李少澤的方向沖來。

        李少澤剛剛放下去的手qiāng,旋即再度抬起:“砰!”

        一發子彈貫穿衛鴻的腦袋,瞬間就將衛鴻斃命。

        可是,李少澤卻沒有一點得意,反而非常不爽的朝向尸體講道:“這回你賭贏了。”

        李sir現在看得出來“衛鴻”哪里是在賭子彈啊?明顯是在找死!偏偏剛剛說話的氣勢,就像身上藏了什么危險物品,隨時準備完波“壯烈犧牲”一樣。

        以“衛鴻”這種交易時候裝成馬仔的陰狠性格,真藏點東西起來,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李sir哪敢讓“衛鴻”靠近?更不敢讓他有“機會”搞點大動靜出來。

        不然現場那么多伙計,傷亡得有多慘重……

        于是他只能選擇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干掉“衛鴻”!

        所以現在說“衛鴻”贏了,是贏在他想死就能死!

        “上去看看。”袁浩云看見目標罪犯倒地后,放下qiāng械,朝兩名警員使過眼色。這兩名警員立即上前,先檢查完衛鴻的生命體征,又搜索完衛鴻的身體。

        “長官,人已經死了。”

        “身上沒有任何武器。”

        李少澤走到方桌前,僅僅喵了一眼錢箱里的債券,就知道這張債券是真的。

        不過沒有一億美金,只有一億港幣。

        ”衛鴻”真是一個奸商,還沒開始交易,就已經先砍一刀。

        難道交易時殺價是他的風格?

        不同殺價,他就殺人?

        呸!

        黑心商人!

        好在,一億港幣充公,也足夠讓警員們年底的獎金漲上一截。

        于是李少澤笑了笑,扭頭朝袁浩云講道:“搬尸體的時候輕點,你們需要給衛先生保留一點尊重。”

        “yes,sir。”

        警員們面面相覷,有點搞不懂狀況。

        李少澤則是蓋上錢箱,在幾名警員的跟隨下,走出這套房子。

        其實“衛鴻”一點都沒有猜錯,李sir剛開始給他留活口,其實就是想讓刑事部順著他深挖一下,說不定就能夠挖出整個銷贓網路。

        要是能夠查抄出一個倉庫,美滋滋!

        可惜,“衛鴻”看破他的想法,逼他開qiāng殺人,斷絕了這個機會。

        李少澤雖然有點惋惜,但也沒有真的太過在意。

        畢竟,這件案子搞定“衛鴻“之后,他根本就不會再跟下去。現在結束就結束吧。刑事部那么忙,也不差這一個案子。

        ……

        一個月后,上海,中山醫院。

        韓大使的病情已經康復,正在衛生間里,對著鏡子整理自己的西裝。

        穿了幾個月的病號服,再重新換上西裝的感覺,那是相當不錯。整個人暮氣沉沉的樣子不見,彷?酚幟芄換氐焦ぷ鞲諼簧戲⒐夥⑷取

        不過,經過這次qiāng擊案后,韓大使再次擔任外交官的可能性不大。最大的可能,是被調回國內的外交部門任職。

        畢竟老話都說“傷經動骨一百天”,何況是被子彈穿過胸膛?距離心臟僅僅一公分的距離,完全是跟死神插肩而過。

        現在韓大使臉色憔悴不少,帥還是有點小帥,只是沒有曾經那副風姿綽約的樣子了。

        當他走出衛生間時,前來接他出院的李平安,已經去住院部辦理出院手續。女兒秀容站在病床旁打包行李,同時在場的人,還有韓大使的妻子,秀容的母親“蔣小姐”。

        韓大使抬頭看了秀容一眼,搖搖頭,語氣感?U的講道:“走吧,三天后就是女兒訂婚的,我們等等就坐飛機去港島。”

        “李少澤那家伙掐指一算,算來算去日子還真快,也不知看黃歷算的,還是看我病例算的。”

        “呵呵,看我到港島不削死他。”

        “蔣小姐”看著氣勢洶洶的老公,再看一眼滿臉笑容的女兒,最后只能掩嘴笑道:“你啊你,當初我爹讓我嫁給你的時候,也是這一幅表情。”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11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