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970 目標:李少澤社會性死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紓

        鄺智立說完話后,直視著前方的lǐ wén bīn。⑤∞八⑤∞八⑤∞讀⑤∞書,.←.o≈

        他們四人沒有等到阿頭的一聲好兄弟,只是聽見客廳里爆發出一聲巨響。

        lǐ wén bīn怒擲酒杯,指著他們的鼻子大罵道:“滾!”

        “滾出去!”

        “你、你、還有李家俊,你們全部給我滾出去!”

        “什么時候輪得到你們對時局指手畫腳!”

        “都給老子滾出去!”

        “阿頭。”

        鄺智立神色一變,看著腳邊炸開的玻璃杯,齊齊忍不住往后退下一步。

        張志恒、羅廣志、陳斌三人同樣眼神微動,沒有想到自己等人專程從越南跑回來替阿頭賣命,為阿頭死戰!

        最后lǐ wén bīn卻會是這種反應。

        要知道,當李家俊專程飛往越南找到他們,并且把港島的情況跟他們說明后,他們四人可是沒有任何猶豫的答應了啊……

        一是因為曾經的兄弟義氣,阿頭對他們不薄。

        二是因為他們如今在越南人上人的賦生活,全部都是阿頭一手給的。

        三則是因為他們也看李少澤不爽,希望lǐ wén bīn能夠把李少澤搞下來,給他們出口惡氣。

        別忘記了,當年那起案子里中區重案大敗一場,李少澤卻接過指揮權立功上位,等于是踩著他們兄弟的尸體上位。

        這一戰不僅有中區的兄弟進浩園,他們這些活著的人,讀了那么多書、考了那么多試、拼了那么多次命,最終也是警隊前途盡毀,只能拿一賠償金黯然走人。

        要不是lǐ wén bīn安排給他們安排好后路,以現在港島的經濟形勢,他們恐怕只能去打點散工,賺點小錢,根本不可能在越南那么瀟灑。

        再加上李家俊的行動計劃非常嚴密……

        讓他們沒有拒絕的理由!

        lǐ wén bīn為什么會拒絕?

        鄺智立四人都將目光看向身旁的李家俊,眼神里都在問他接下來怎么辦。

        可是李家俊神色里卻沒有驚慌,而是忽然發笑,笑呵呵的上前拍拍鄺智立的肩膀道:“鄺叔,我們先出去,讓父親好好想想。”

        lǐ wén bīn滿臉冷漠的站在一旁講道:“出去就別回來了。”

        “呵呵。”

        李家俊依舊在笑著,并沒有給lǐ wén bīn什么回答。

        隨后,李家俊便帶著鄺智立四人走出房間,啪嗒一聲,將門鎖上。→???八+++八**讀==書≥

        五個人站在走道里,空氣有中些沉默。

        李家俊伸手去按電梯的時候,鄺智立出聲講道:“家俊,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原本以為回到港島可以大干一場,現在剛跟阿頭見面就被阿頭轟出來了,這難免讓鄺智立等人心里有點迷茫,不知道該怎么做。

        難道灰溜溜的又回越南?

        當年的仇可還沒報呢!

        何況,他們在越南這么多年,玩歸玩,嗨歸嗨,每天都不會忘記摸qiāng,身體一直進行著恢復訓練。

        隨意抓一個警院的小伙子跟他們比較,他們或許因為當年受過的老傷,體能考核比不過,但論實戰經驗,絕對是警院學員的噩夢。

        更不用說普通的越南殺手,就算是越南的退役特種兵,都曾經是他們的手下敗將。

        呵。

        他們在越南也是地區一霸的角色。

        現在讓他們直接回到越南,鄺智立等人心里也不甘心。

        可是李家俊聽見鄺智立的問話,并不顯得焦急,反而從容不迫的講道:“我已經準備好老窩了。”

        “先送你們去工廠。”

        “該有的qiāng械、裝備和車子,我都已經放在那里了。”

        鄺智立跟兄弟們對視一眼,語氣有些不解:“阿頭不是讓我們回去嗎?”

        李家俊扭過頭,非常詫異的反問道:“沒有啊,我爸什么時候讓你們回去了?”

        “他只是讓你們滾,又被說讓你們回越南。”

        “而且他還讓我不要再回來了……”

        鄺智立聽到這里心里瞬間了然:“是啊,阿頭沒有開口讓我們回去!”

        以他們對于lǐ wén bīn的了解,如果lǐ wén bīn真的強烈反對這件事情,那么他們根本別想離間那間屋子。

        lǐ wén bīn絕對會給他們買好機票,盯著他們回到越南。

        李家俊還想走?

        腿都會被打斷!

        現在lǐ wén bīn讓他們滾,實際上就是預設把他們留在港島,讓李家俊不要再回來,也是在指事情結束前,不要再回到家里。

        這意思是讓他們有膽子就放手干!

        鄺智立想到這里臉上浮出一縷笑意,點點頭道:“好。”

        “我馬上打電話通知越南送一批人馬來。”

        張志恒、羅廣志、陳斌同時露出恍然之色,心里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了。

        李家俊現在警院都沒有畢業。

        自導自演的沖鋒車劫案事件,必然無法復原全盤進行。

        不過沒關?S,李家俊始終是李家俊,一樣的傲狠、一樣的狼子野心。

        同樣,他還長著一樣的腦子,有著一樣的思路。

        雖然時局有所變化,對手也有變化,但是只要思路沒變,他接下來會選擇“自導自演”一場大戲……

        這場他已經想好怎么唱了。

        必須自導自演!

        而在這場戲里李家俊、鄺智立等人才是關鍵人物。

        那批叫來的越南qiāng手只是備用的替死鬼而已。

        專門用來賣的!

        他相信有他的計劃、有鄺智立等人的賣命,再加上父親的影響力、實力和決策能力,一定能夠推李少澤下臺。

        而交鋒也不是針對李少澤的生理生命、而是針對李少澤的社會性生命。

        李少澤死不死是其次,把他從臺上搞下馬,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因此什么暗殺、埋伏、劫持家人都弱爆了!

        只有從李少澤在警隊內部最支援的發展方向、行政舉措上下手,才是真正致命的地方。

        而且必須打中要害,才能夠扭轉目前的局勢。

        讓社會輿論倒閉李少澤下臺,讓保安局高層重新思考李少澤是不是能夠勝任行動副處長的職位!

        到時候一旦事成,李少澤之前作出的成績,都將會被輿論所覆蓋。

        警務處受制于輿論的力量,內部也將不敢再重用李少澤,必須重新啟用lǐ wén bīn。

        再有曾sir配合一下,呵呵呵......

        這就是社會性死亡!

        到時候李少澤只能滾回太平山頂繼承上千億家產,做一個瀟瀟灑灑的富家翁。

        當然,要有機會送李少澤幾發子彈,順帶從生理學上消滅他,那明顯就會是個完美的結局。

        “叮咚。”

        電梯抵達門口。

        李家俊帶著鄺智立等人坐進電梯,旋即電梯門關閉。

        五個人走進電梯,只見電梯內右上角的監控探頭早被他們卸下。

        反正這個監控是lǐ wén bīn家里的,就算拆掉也沒人會投訴。

        于是五人一言不發的站在電梯里,等到電梯到達一層后,齊齊坐上李家俊的奔馳轎車。

        這輛轎車駛出豪宅小區的門口,全程車窗拉著黑簾,目的地是一處精心挑選的倉庫老窩。

        ……

        “唉。”

        lǐ wén bīn站在窗戶前看著李家俊的奔馳車遠去,心里長長?U出口氣,踩著拖鞋,轉身回到房間里。

        他沒有清理地面上破碎的玻璃渣,因為他現在的心情、思緒要比這些玻璃渣更加飄零破碎。

        奮力反戈?

        想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所以lǐ wén bīn根本就下不了決定,連聽聽李家俊計劃的興趣都沒有。

        但是他真的甘心嗎?

        呵呵。

        甘心的人不會每天喝燜酒。

        lǐ wén bīn現在不想聽,什么都不想聽,只想看看李家俊究竟能夠搞出什么名堂。如果這個名堂夠亮的話,他或許會決定順勢而為,奮起反戈一招。

        至于李家俊所說的那么多人支援他?呵呵,現在有多少人支援他啊?警務處從上到下,支援李少澤的要人,要比支援他lǐ wén bīn多出好幾倍。

        真正支援他lǐ wén bīn的一批人,或是他的上司,或是他的下屬,全部都是跟他有利益關聯的人。

        不過要比利益關聯,他又怎么比得過李少澤?

        警務處里在天澤證?揮姓嘶У木?保?坎獠簧倭酵蛉耍?飭酵蛐睦鍥?蛑г???底傭加Ω貌碌玫健

        lǐ wén bīn很清楚自己如果想要做出點事,手上真正能夠動用的力量只有三部分,一是曾向榮對他的支援,二是鄺智立幾名兄弟,三則是飛虎隊的石米高。

        行動處底下的警員?這只可以在公事上用職權調動,在有正當理由,符合條例的情況,行動處景員下一定會為他拚命。但是想要用私權調動?不用想啦,大家都是領公家薪水的,不會冒著丟飯碗的風險跟他搞事情。

        lǐ wén bīn在回到房間里后,站在床前,望著熟睡中的方潔霞觀察片刻,最后拉開被子的一腳,拖鞋鉆進被窩里抬頭看向天花板。

        而當他在望著天花板久久無法入眠的時候,方潔霞也睜開雙眼,側頭看向衣柜,眼神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lǐ wén bīn極為小聲的喃喃自語道:“有人讓我等,等到李少澤當一哥,我就能當副處長。等到李少澤離任,我就能當一哥。”

        “可是李少澤當一哥之后,我還有抬頭的機會嗎?”

        “可是未來真的只屬于我一個人嗎?”

        “應該不是吧……”

        雖然lǐ wén bīn說話之時幾近無聲,但在落針可聞的房間里,還是清晰的落入方潔霞的耳中。11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