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1024 李sir地位不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耀光其實是個人精,不僅在沖鋒隊總區里的關系很好,而且還和西區伙計們相處的很融洽。

        如果,他不是一個人精,總隊也不會把“李少”給他帶。

        面能為“李少”調走一個便衣空出位置來,必然就能夠把張耀光調走,安排一個合適的人來帶新人。

        畢竟在高層大佬的眼中,那位便衣警長和他這位高級督察沒有任何區別。

        他在李平安進入西區以后,依舊能坐在西區沖鋒隊長的位置,就足夠證明他的能力。

        而他選擇把李平安交給沈美怡帶,其實就是看中沈美怡是一個女人。

        “李少”又帥又有錢,可能會遭遇男人的嫉妒,但絕對不會遭遇女人的討厭。

        女人天生就喜歡這一款的嘛。

        不能發展成男女朋友,也能多給“李少”一點溫暖。

        何況,沈美怡那個小組的同僚都和善,把“李少”安排進去絕對能過的舒舒服服,體會到同僚間的人性溫暖。

        現在張耀光看見沈美怡笑了的開心,他也笑的很開心。

        緊接著,工作開始。

        張耀光為了讓他快速熟悉西區的巡邏線路,特意調班,把沈美怡的小組排到午的白班。

        李平安馬換好執勤裝備跟車巡邏,體驗沖鋒隊的首次工作。

        ……

        下午。

        西環。

        西營盤街道。

        一輛編號為編號nst71的沖鋒車正在道路行駛。

        隊長沈美怡,警號48457,坐在副駕觀察道路情況。

        車長黃強,警號6911,負責駕駛沖鋒車。

        通訊員梁子明,警號854,坐在車內的監控屏幕前。

        巡邏警員劉如峰,警號786,手搭著qiāng袋,坐在車廂的小板凳。

        便衣警員李平安,警號8888,穿著夾克布褲,神色掃視著車窗外。

        整輛沖鋒車五名警員,一共四名穿著沖鋒隊的行動制服,只有李平安一人穿著便衣,稍微要比穿制服舒適一些。

        當然,一輛沖鋒車安排便衣,可不是為了照顧警員的舒適度,而是為了執行一些不方便制服出場的行為。

        比如說臨時性的盯梢、抓捕,以及情報搜集等等。

        現在李平安經過一個午的跟車巡邏,已經把沖鋒隊在西區的路線熟記于胸。他現在更多的是把目光放在行人的身,開始在實踐中鍛煉自己的眼力。

        根據沈姐的說法,沖鋒車的巡邏路線每天都會變更,目的是為了不讓犯罪分子,提前計算到沖鋒車的巡邏路線。

        李平安聽完以后覺得頗有道理,不得不感慨“沖鋒隊”和重案反黑組的不同。

        簡單來說就是做事情的規格很高,時刻處在一種備戰狀態,防備著無時無刻,隨時隨地發生的危險。

        不像反黑和重案組一樣,有案子的時候,可以加班熬夜,拿命去拼。

        沒案子的時候,那就是真的沒案子。

        該休假休假,該打牌打牌。

        再精銳的重案組都一樣,西區也沒啥差別。

        這只是部門定位不同的原因,不屬于工作態度的問題。

        可是盯著窗外看久了,眼睛會疼。

        長年累月的固定區域巡邏,一定是個很枯燥的工作。

        李平安揉揉眼睛,暫時把目光從窗外收回。

        巡邏警員劉如峰坐在旁邊,敏銳察覺到他的動作,笑了笑道“平安,你是不是覺得很無聊啊。”

        “大多數警員的工作都是這樣。”

        “越有趣,反而越危險。”

        李平安說了一句大實話,對于這種工作狀態早有預料。

        整輛車的同僚們都在盯著他,聽見這個回答后,心里倒是非常贊同。

        畢竟,沖鋒隊組建沒幾年,他們都是從其他崗位挑選出來受訓的人。曾經做過其他崗位,知道“無聊”是工作逃過不了的宿命。

        這不是崗位的問題,不是人的問題,而是工作本身的問題!

        人。

        天生不需要工作。

        劉如峰嘖嘖兩聲,伸手扭著脖子嘆道“唉,我好羨慕小鄭,從軍裝調到總署的保安部。”

        “嘖嘖。”

        “雖然平時同樣無聊,一樣要巡邏,但是最起碼不用在車顛啊!”

        那位小鄭就是車先前的便衣警員。

        在為小李sir騰位置的時候,不僅沒有吃到虧,反而還吃了一波福利。

        可見其他警員對于小鄭是有多羨慕。

        李平安知道這件事情,輕笑兩聲沒有接話。

        沈美衣則是坐在副座,用手指輕敲兩下車門。

        黃強立馬減速,緩緩將沖鋒車停在道路兩旁。

        沈美衣指著前方道路中心的故事車講道“平安,你去把他們處理一下,查查他們的車和證件。”

        “yes,ada。”

        李平安開口應了一聲,刷的一下拉開車門,大步朝向兩輛轎車。

        ……

        當晚。

        山頂別墅。

        為了慶祝李平安當警員,第一天班工作。芽子特意下廚做出一桌好菜,還讓傭人從酒窖里取出一瓶好酒,靚麗的臉又開心又驕傲,就連做飯都哼著小曲。

        晚除去李少澤、李平安、芽子三人外,黃世同和李平心也在場。一家人其樂融融,臉都洋溢著笑容。

        大家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芽子主要問李平安工作累不累,適不適應,李少澤則是詢問對李平安第一天的工作感受。

        李平安當然會跟媽咪說沒問題,工作一點都不累,對于老豆則是非常認真的分析道道“沖鋒隊的機動性很強,或許戰斗力和飛虎隊,獨角獸沒得比,不過在一旦發生緊急情況,絕對能比飛虎隊更仙到場。”

        “并且沖鋒車在面對悍匪的時候,還擁有一定的戰斗力,可以采取逐步行動。”

        “只是平時的工作嘛,哈哈,查身份證比較多,偶爾還要處理事故,指揮交通。”

        這套分析的還算有見地。

        機動性確實是沖鋒隊存在的意義。

        畢竟沖鋒隊會按片區劃分巡邏,每個片區,任何時候都必有一輛沖鋒車在路。只要一但發生緊急安排的時候,速度絕對要比飛虎隊還快。

        就算飛虎隊開飛機都沒它快!

        李少澤點點頭,吃著飯笑道“怎么?你不想幫市民處理事故啊!”

        “忘沒忘記我說的話?”

        “沒有沒有。”李平安連忙先否認,然后再說道“人民群眾的事沒有小事,我記得,我記得。”

        “今天我就處理了三單交通事故,還查出一個無證駕駛。”

        “呵呵。”

        李少澤輕笑一聲,旋即非常認真的講道“沖鋒隊具有一定戰斗力是沒錯,人員素質都很高,戰斗力甚至可以說是很強。”

        “不過這是整支沖鋒隊的整體情況,可是落到實際,沖鋒隊的大部分沖鋒車都是單獨行動。這樣在擴大機動性的同時,無疑就降低了戰斗力。”

        “一輛沖鋒車,五個人,有時候甚至連一個銀行搶匪都搞不定。”

        “你演過銀行劫匪,你最清楚了。”

        李平安咧咧嘴,呵呵笑道“對對對,老豆說的都對!”

        心里則是默默補一句“哪有十全十美的部門?各個部門存在的意義,不就是協同互補嗎!”

        “沖鋒隊的意義存在于機動性,每輛車目前的戰斗力已經很客觀。”

        “要是拿戰斗跟飛虎隊比,那要什么沖鋒隊,干脆再建一個飛虎隊算了。”

        李sir當然清楚這個道理,只是擔心李平安在沖鋒隊出事,想要提醒他小心點而已。

        畢竟馬到年底了!

        這次警務處長他定了!

        曾向榮差不多都該去打包行李了!

        這時候劉杰輝雖然全盤潰敗,但是有lǐ wén bīn的前例擺在那里,現在的撲街仔們一個個喪心病狂,誰知道會做出什么事?

        李平安享受著作為他兒子的好處,自然也會分擔到風險,指不定就人會對李平安下手。

        特別是李平安次狠狠踩了劉杰輝一腳,說不定劉杰輝小心眼就把仇記下了。

        因此,他當然要提前給李平安打打預防針。

        現在李平安的表情,一看就是在這是在敷衍他啊!

        李少澤馬眼睛一瞪,極為嚴肅的講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如果真有人想要針對一輛沖鋒車,呵呵,這輛車跑都跑不掉。”

        “你平時工作最好認真點,不然出事我不會去救你的。”

        呵呵。

        李sir這當然是在說玩笑話。

        他的一對兒女要是出事,就是觸碰到他的逆鱗。

        到時候不是死一家人那么簡單,而是整個港島都要大地震。

        當然,他這只是提前說說罷了。

        動沖鋒車不是lǐ wén bīn的招嗎?

        lǐ wén bīn都死了,估計沒這場戲了。

        劉杰輝那個人做事小心翼翼,不會犯這么蠢的錯誤。

        李sir敢讓李平安去沖鋒隊當差,就不怕有人敢動李平安。

        而且他最近看劉杰輝已經在讓步,估計是想要茍一波,等他任滿再考慮位。

        目前看來劉杰輝要比lǐ wén bīn聰明一點,幕后那些英資公司,肯定也不敢在港島攪風攪雨。

        也不看這塊地盤現在是誰罩著!

        李平安則是在聽完老豆的調侃以后,哼哼一笑,用手摟住旁邊的媽咪和妹妹,開口朝向李少澤道“我可不要你來救!你看我左邊一個女神,右邊一個仙女,兩大佬哪個地位不比你高?”

        “衰仔!”

        “你想死啊!”

        李少澤棄碗摔筷,大罵一聲,旋即又被身旁的黃世同給拉住。

        完蛋!

        臭小子長大了。

        他的家里地位不保。{未完待續}

        。6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