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eg28q"><bdo id="eg28q"></bdo></li>
    <option id="eg28q"><bdo id="eg28q"></bdo></option>
    <kbd id="eg28q"><optgroup id="eg28q"></optgroup></kbd>
    翻頁   夜間
    看書啦 > 差佬的故事 > 1055 滾滾大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看書啦] http://www.mai05.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李sir,劉建明回來了。《八《八《讀《書,.2■3.o⊥”

        傍晚。

        王素賢推開辦公室,站在門口出聲講道。

        李少澤點點頭,合著不是有麻煩上門,而是小弟帶消息回國了。

        他抬起手朗聲叫道:“請劉sir進來。”

        “是,李sir。”

        王素賢退出辦公室,向站在門口的劉建明投去一個眼神:“劉sir請進。”

        “客氣了。”劉建明穿著一身西裝,朝王素賢微笑致意,拿著一份文夾件,大步走進辦公室。

        “處長!”

        劉建明抬手敬禮,一幅風塵仆仆的樣子,神色有些疲憊。

        李少澤看見對方的神色,便朝一本正經的劉建明擺擺手道:“都是自己人,你別太拘束了。”

        “剛剛回國?”

        “是,剛下飛機。”

        劉建明點頭,旋即把手中的檔案遞向李sir:“這是本次出逃小組的行動報告。”

        李少澤接過檔案夾,轉手扔在案頭上:“抽根煙吧,你慢慢說。”

        作為上司要懂得關懷下屬。

        劉sir剛剛從國外辦完事回來,怎么也得讓對方緩一口氣。

        于是李少澤又用老土的辦法,掏出一根煙分給劉sir。

        嘿嘿。

        招不在老,管用就好嘛。

        誰都不缺煙抽,分煙只是表示親近的一種手段。

        劉建明接過香煙,自己點燃后,一邊抽煙,一邊講道:“我們飛往吉隆坡降落后,馬上趕到航班的失事現場。”

        “由于航班是專機,又有吉隆坡警方配合,所以我們很快就確定飛機上的死者身份。”

        “乘客一名,機務組成員六名,沒有??存者。”

        “死亡乘客身份無誤,確實是曾向榮,死亡的機務組成員也與馬航的員工名單相合。”

        飛機失事其實不一定全死光,極小機率會有各種??存者留下。

        可惜,那種??存者都是幸運光環開到滿,命不該絕的幸運兒。

        倒霉蛋“曾向榮”絕對不在此行列中。

        “李sir,根據吉隆波警方的調查,飛機失事原因也從黑匣子里查出來了。”

        劉建明說完前半段,后半段則用略帶遲疑的口吻講道:“飛機第一發動機?勻胍恢環贍瘢?斐煞⒍??鴰怠5詼?苫?蚴薔斫?惶鹺S悖?苯影遜⒍????!

        “這這這…曾sir還真是倒霉啊。”

        劉建明吐出一道煙霧,苦笑兩下接著講道:“我們在現場找到曾向榮的一些殘肢,一路運回來,現在已經送到殮尸房儲存了。→八→八→讀→書,.↓.o≥”

        “而后我們在第二天就轉機飛往倫敦了。”

        劉建明這時捏掉手中的香煙,表情再次變得嚴肅起來:“經過我們在輪渡一周的清查,查出曾向榮在渣打、花旗兩家銀行里各有一個離岸賬戶。”

        “賬戶總計資金:兩千萬英鎊。”

        “干。”

        “這么多。”

        李少澤一個大富豪聽見兩千萬英鎊的數目,眉角也不禁稍稍揚起,開口大罵一聲,順手把指尖的香煙滅掉在煙灰缸里。

        這兩千萬英鎊匯率換算后是兩億港幣,在賄賂款里絕對是算巨額賄賂了。

        而且這還僅是離岸賬戶上的錢,可不是曾向榮的全部身家。難怪曾向榮說跑就跑,根本不為后半輩子的生活擔憂。

        劉建明點點頭道:“是,這些資金賬戶已經凍結,接下來可以啟動國際法追回。”

        “只是我們沒有引渡條約,對方也不算罪犯,所以曾sir的妻兒都還在國外,沒有許可權把他們帶回來。”

        “哼。”

        “倫敦警察廳那些鬼佬根本不幫我們,甚至可以說是處處刁難我們!”

        “我能做到的只有這么多了。”

        李少澤拍拍劉建明的肩膀,語氣夸?道:“好,你這次乾的不錯。”

        “曾向榮的家人就算了,隨他們去吧。”

        “知道了,長官!”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劉建明謙虛的笑笑,態度很端正,不過眉宇間的得意之色卻藏不住。

        至于他嘴里吐槽倫敦警察的事情,李sir不覺得意外,相反知道是很正常的事情,在劉建明出發前還特意提醒過一次。

        畢竟,李sir在港島把鬼佬們虐的這么慘,鬼佬那邊能給劉建明好臉色看才怪了。

        他們會讓港島警察到倫敦做事,只是因為沒有理由拒絕而已。

        劉建明能在受到刁難的情況下,把曾向榮在海外最重要的兩個離岸賬戶查出來,已經算是表現不俗,很有本事了。

        而且這筆錢應該是曾向榮藏在海外的主要資產,估計可能被劉sir拔的連一毛錢都不剩下。

        再多?

        也要看曾向榮值不值得再加錢!

        當然,曾sir在港島還有一大批商業資產,初步估計有三四億左右。

        這些都是集團資產,不是屬于他個人,有許多股東、上海商人在操控。

        他個人名下的賬戶金額、股票份額,以及不動產則在外逃失?時,便早已被警方查封。

        所以曾sir在國外的妻兒大概是沒剩幾個鋼?了。

        或許夠一時生活,但是想要再回上流社會?

        呵呵。

        不可能了!

        國外比國內殘酷太多,沒有錢,你一個黃皮膚的人混個屁啊!

        李sir索性也沒有對曾向榮妻兒動手的想法,那就放任他們在外面自身自滅吧。

        要是某一天知道他們日子很滋潤,到時候再派人敲打敲打就行。

        而在劉建明?”ㄍ旰螅?釕僭笞?磣叩槳旃?狼埃?焓擲??樘耄?絞執永錈婺貿鲆緩醒┣訊?攪踅?韉氖擲錚骸案?悖?∽諾慍欏!

        “多謝處長。”

        劉建明如獲至寶的接過雪茄,表情既欣喜又沉穩,分寸拿捏的十分到位。

        這家伙一刀閹了,丟到古代的皇宮里面,絕對是個劉瑾一樣的人物。

        指不定劉瑾就是他祖宗!

        李少澤趕著下班,隨意的擺擺手道:“剛回國早點回家休息吧。”

        “是,處長!”

        劉建明抬手敬禮,拿著雪茄盒,轉身離開辦公室。

        李少澤又重新坐回辦公桌后,拿起追逃小組的行動報告,認真仔細的查閱一邊。

        等他看完差不多也到下班的時間點兒了,于是他便起身裝好西裝閃人。

        這一次李sir開車回到家里,沒有再開口和黃世同談lùn gōng事了。

        因為,昨天晚上代表律政司的威廉就已經服軟,并且打電話給同叔說想要前來山頂別墅拜訪。

        不好意思,黃世同沒有讓鬼佬進家門的習慣,開口讓威廉一個小時后在半島酒店見面。

        隨后等同叔安安穩穩的吃完飯后,他才讓余順天開車帶他出門。

        當同叔到達半島酒店的時候,地主會的全部成員都已擺好牌局在包廂里聊天。

        穿著英式西裝的威廉先生則是坐著冷板凳,拿著一杯紅酒,略顯尷尬的在沙發上等待。

        這次牌局李sir和芽子也參與了。

        李sir很清楚律政司是怎么服的軟,威廉也震驚于李sir名為“倒劉”,實為“修L”的決心。

        可惜,既然來都來了,那么他也只能坐上牌桌打牌,多收地主會一份錢。

        現在全港穩的很!

        不止眼前沒有作亂的人馬,而且就連未來作亂的人馬都提前扼殺了。

        你說,李sir把律政司嚇服以后,全港將來還人敢在馬路上挖板磚?不好意思,軍裝組就喜歡逮挖板磚的人,一抓就是拒絕保釋,三年起步。

        敢舉起板磚?一舉就是開qiāng警告,水炮警告!

        在李sir高舉shè huì zhǔ yì、愛過主義旗幟的情況下,未來港島新青年只可能有一種思潮,那就是“愛國主義思潮”。

        大勢已成,李sir也就沒必要在家里天天談lùn gōng事。

        吃晚飯前和同叔一起修修花草,吃完后跟雷sir一起溜溜金毛,這小日子絕了。

        ……

        周一。

        上午。

        ?U嚓,?U嚓,二十五層的走廊上,抽qiāng膛、填彈匣的聲音不絕于耳。

        宋子杰正表情認真,動作熟練的帶領一組“o”記伙計站在走廊兩旁檢查qiāng械,

        李少澤吃完早餐,拍拍手掌,推開玻璃門走出辦公室。

        “李sir!”

        “李sir!”

        “good morning,sir。”

        阿杰穿著防彈背心,上前和李sir打招呼。

        站在他身后的伙計們同樣收起qiāng械,迅速向長官問好。

        李少澤掃過這群荷qiāng實彈的精銳警員,點點頭道:“時間到了,出發吧。”

        “o”記這群便衣難得一次穿作戰服,今天擺開陣勢肯定是要上場做事的。

        做什么嘛……很簡單,李sir點名讓“o記”負責劉杰輝送往高院的押運工作,宋子杰自然要親自帶隊以示重視。

        何況,這一次李sir會出庭旁聽,他宋子杰必須得全程陪護才行。

        而在李sir一聲令下,下令出發后,宋子杰便帶著一組伙計,步伐有力的大步跟在身后。

        很快,一群人乘坐電梯下樓,來到總署的地下車庫。

        一輛囚車、兩輛巡邏車、五輛轎車。

        一個犯人。

        二十名o記精英。

        兩位長官。

        這就是本次押運行動的全部陣容。

        一隊保安部警員,一直持qiāng戒備在車隊旁邊。

        負責帶隊的高級督察,看見長官帶著伙計到場后,立即上前敬禮報告:“李sir,劉杰輝已經在車上了。”

        “嗯。”

        “上車,出發。”

        李少澤點點頭,沒有興趣去看車上的劉杰輝,拉開最前方的配車便坐進副駕。

        嘩啦啦,警員們迅速散開上車,宋子杰則是緊隨其后的鉆進駕駛室內。11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伦理片秋霞网伦理片eeuss